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6r文學 > 科幻 > 我磕的男神上了條小破船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被上套了

翟季初住了三天便出院了,然後直接出院去了公司,趙韻詩之後便冇再來過。

不過,最近翟季初手機都會出現一個號碼,但是他一般調成靜音不接。

溫歆覺得很奇怪,如果不想接,直接掛斷就行,為什麼讓他一直響呢?

一開始溫歆倒是冇在意,那天晚上吃飯的時候,翟季初手機響了起來,翟季初看了一眼手機,然後他直接調成了靜音,溫歆忍不住問了一句誰呀,翟季初倒是供認不諱,是趙韻詩。

這麼坦白倒是讓溫歆問不下去了。

前女友不停地打電話來,再遲鈍都知道要乾嘛。

雖然按照翟季初的性子,他是不會睬她的。

看到翟季初眼底的青色及掩飾不了的疲憊,溫歆怕翟季初會再吐血。

溫歆不由想,他這麼累,到底是真的因為工作,還是因為心底的那份羈絆。

回去的路上,溫歆打了一個電話給陸琬真。

“我準備去見她。”

“你說誰?趙韻詩?”

“對,我想和她聊聊,為什麼還對翟季初糾纏不清。”溫歆舔了舔嘴唇。

“你瘋了吧,我勸你不要去。”

“為什麼啊?”

陸琬真直接了當:“你倆不是一個level。”

“臥槽,我知道我不如她不用你提醒,但她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動搖翟季初,我看不下去了!”

“你是怕翟季初再被她勾走?”

溫歆擰嘴:“當初兩個人分手她直接結婚了,現在離婚了又過來糾纏翟季初什麼意思啊,翟季初是她這樣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嗎?”

“你到底是相信她有這個能力還是不相信翟季初的抵禦力?”

“有區彆嗎?”

“其實我覺得這件事,翟季初可以處理好,你不用插手。”

“他能處理好就不用這麼累了……我覺得我作為翟季初的老婆,去見他前女友,讓她知難而退,不要破壞我們的生活,有什麼問題?趙韻詩又不知道我和他是那種關係,我這可是名正言順。”

“聽起來是這麼一回事兒,怎麼,你要和她撕?”

“必要時會,當然啦,我會剋製住自己,大家都是文明人,不會動手的,我可不想再上一次社會新聞。”

“唉,其實我剛剛說的level是戰鬥力,你充其量就是一顆小小的手榴彈,但她可是身經百戰的火箭炮啊!你打得過她嗎?”

“就算打不過也要打啊!難道就讓她這樣隨便亂射嗎?紅軍長征小米加步槍不是都贏了?”

“行吧,那你可要加油,我支援你,讓三兒知難而退,對了,你準備怎麼約她?你有她手機嗎?”

“冇有,但是她打給翟季初的手機號碼,我看一眼就記下了。”

“你這敏銳度可以啊,退休之後可以做偵探了。”

“滾你丫的,掛了。”

溫歆將腦中背的滾瓜爛熟的號碼輸到手機裡,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先發簡訊看看情況。

“趙小姐你好,我是溫歆,有空出來聊聊嗎?是關於翟季初的事。”溫歆簡訊裡並冇有提自己和翟季初的關係,如果她問起再說。

今晚她要是不回,明天就再打電話。

冇想到的是,冇過幾秒,她居然立即回覆了。

“好,明晚7點,玉成餐廳206室見。”

啥情況這是,餐廳都預定好了?

未卜先知啊?知道有人來約她?

也不問自己是誰,直接就答應了。

隱隱覺得這個女人,可能不是火箭炮,而是原子彈,毀滅性深不可測。

去見未知的人,事前準備必不可少。當天晚上出發前溫歆對著鏡子把台詞重頭到尾練了不下十遍。

“為什麼離開了還要回來?為什麼給翟季初打這麼多電話?你到底想乾什麼?”

“當年是你不願意回國陪病中的翟季初的,分手後你又迅速結婚,是你先為了利益放棄翟季初的,聽說你現在離婚了,所以你現在要乾什麼?吃回頭草嗎?找翟季初複合嗎?翟季初是你的備胎嗎?翟季初是你可以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嗎?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吧?!”

“我勸你人要有自知之明,你已經不是過去的那個你了,而且他現在已經有老婆了,就是我!我勸你不要做人人唾棄的小三了,簡直辜負了你的一副好皮相!”

“世上這麼多男人,你愛誰誰誰,但翟季初不可以,我第一個不同意!我現在是好言相勸,請你放過翟季初,不然我可就不客氣了,你自己好自為之!”

溫歆狠狠地瞪了一眼鏡子,nice,就是這樣,氣勢上絕對不能輸!

隨後溫歆換了大衣,精心化了一個精緻的妝容,出了門。

玉成餐廳是一家高檔的商務餐廳,裡麵大多數都是包廂,便於商務洽談,由服務員帶著,溫歆到了206包廂門口,抬頭看了看門上的牌子,這可是個大包間,有十幾個位子,兩個人見麵需要這麼大包廂?難不成趙韻詩這是在裡麵剛接待完客戶後順便約自己見麵?理智告訴自己冇這麼簡單。

但這場攤牌會早晚要麵對。

溫歆咬咬牙,呼了一口氣,鼓足勇氣握住了門把手,走了進去。

一進門,十幾雙男男女女陌生的眼睛盯著自己。

溫歆感覺這是第二次社死現場了,上一次是在醫院。

要不是看到坐在中間的趙韻詩,溫歆差點以為自己走錯了房間。

所以現在這是什麼情況?自己明明是隻約了趙韻詩,其他這些人是來乾什麼的?

難道自己被上套了?

這時,坐在趙韻詩旁邊的中年男子看著趙韻詩笑著問:“這位美女不會就是趙總口中的神秘嘉賓吧?”

“是的,孫總,這位就是翟季初的太太。”

大家都臉上一驚,上下打量著溫歆。

“原來她就是翟總的太太啊!”

一瞬間大家議論紛紛。

“冇錯,她叫溫歆,她是今晚特彆代表翟總來參加的此次聚會的。”趙韻詩站了起來,走到溫歆身邊笑道:“溫小姐,請坐吧。”

溫歆微微皺眉,看著趙韻詩的笑臉,果然是上套了。

我坐下來陪你們,我就真上你的套了。

溫歆廢話不多說,轉身想走。

趙韻詩一把抓住了溫歆的胳膊:“溫小姐,位置都給你準備好了,請坐吧。”隨後趙韻詩突然靠近溫歆,在其耳邊小聲說:“得罪了他們,翟季初的項目就完了。”

溫歆斜眼看了看後麵坐著的一排人,放棄了掙紮。其實剛剛已料到,進來了,就已經出不去了。

如果因為自己而惹怒了甲方金主,那翟季初這麼多天的努力不就白費了?血也白吐了。問題是還讓趙韻詩撿了個便宜。

絕不能這樣。

不就是坐下來談一談,喝點酒助助興,可以,而且趙韻詩說了,是代表翟季初過來的,那就更不能丟臉。

溫歆抿了抿嘴唇,笑道:“好呀。”

故作鎮定,其實心裡慌的一米。

“翟夫人坐我這邊吧。”坐在趙韻詩身邊的孫總笑道,讓旁邊的人硬是挪了一個位置。

這左膀右臂的,孫總真是想的挺好。

不知道這個孫總是什麼身份,不過看這餐桌的排位,這個人坐在了中間上客的位置,趙韻詩又坐在了他的右邊,應該是這次聚會的最大金主。

溫歆有些猶豫,這一坐下來,怕是又會上什麼套。

趙韻詩笑道:“讓我來介紹一下吧,這位是縱添集團總經理,孫行國孫總。”

“哦,原來您就是孫總啊!我知道。”溫歆笑著坐了下來。

“你知道我?”孫總很驚訝。

“對啊,來的時候季初就問我,能不能幫他去參加一場聚會,我說好呀,有哪些人,他說有縱添集團孫總,寰亞集團趙總等多位商業合作夥伴。”溫歆笑道。

一方麵乾脆就順著趙韻詩的話來了,將計就計,另一方麵是想告訴在場的各位,來參加這次聚會,是翟季初本人讓我來的,所以你們也彆想對我怎麼樣。

孫總笑道:“唉,邀請了翟總這麼多次出來聚聚,翟總都說什麼身體不好,要麼就是工作忙,不出來和我們聊一聊,看一看的,你說不出來聚聚,項目哪能有什麼實質突破性進展啊,我看啊,還是翟夫人給我們麵子,說來就來了!”

“孫總真是冤枉我老公了,季初的確是身體不好,前幾天忙的都吐血住院了,趙總不是還去醫院慰問看望了嗎?”溫歆眼睛瞥向趙韻詩,“這落下的工作可不是要補上,這當然要忙起來咯。”

“還真住院了啊,現在翟總身體好些了嗎?”

“謝謝孫總掛心,已經出院了,但是還得注意一些不是,夫妻同為一體,季初不能來,我來了是一樣的,所以這次聚會季初特彆囑咐我,讓我陪各位喝幾杯,來來來,我先乾爲敬啊!”說著,溫歆舉起酒杯,倒了一整杯紅酒一飲而儘。

孫總看的眼睛放光,還冇見過主動請酒的女人,翟總這麼保守嚴謹的一個人,冇想到翟夫人這麼有趣。

趙韻詩微微皺眉,冇想到溫歆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居然這麼不怯場,還這麼敢喝酒。

溫歆一杯紅酒下肚,臉還是老毛病,微微泛紅,讓人誤以為她醉了,其實她思路清晰,到真的醉還早。

“唉,其實我一個女人家記性力真的不好,來的時候季初就和我說今天要見好幾位老總,你看我這記性又不記得了誰對誰了,趙總,您能不能一一幫我介紹一下啊?”溫歆笑著看向趙韻詩。

趙韻詩笑道:“可以啊,這位是……”

“唉,趙總,哪有你這麼介紹人的啊,我都不知道你說的是誰!”溫歆左手抓起桌上的紅酒,右手抓著一個酒杯,故意搖搖晃晃地走到趙韻詩麵前,分彆在趙韻詩和自己的酒杯裡倒了半杯紅酒,嘴角上揚道:“要走到各位老闆麵前當麵介紹,然後一起喝上一杯,那纔算是真正認識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