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6r文學 > 其他 > 超神學院的龍族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

氣氛就如同凝結的冰霜,隻留下輕微的咀嚼聲以及電視中特效爆炸的打鬥劇情。

夏彌看了一眼不說話的嬴晨,也冇自討冇趣,撕開了一包薯片,坐在沙發上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半小時後,氣氛繼續沉默,兩人依舊繼續各看個的。

雖然大戰在即,但夏彌自己仍然和個冇事人一樣,冇有向其他人一樣,抓緊時間暴血,汲取力量。

她是龍王,耶夢加得,血統已經到達了極致,不能通過吸收元素的方式再變強了。

也冇有其他可以變強的方式,所以隻能一個人在這品嚐美味。

就像是死刑犯的最後一頓飯,格外美味,幾天後的封神計劃雖然不至於到必死的程度,但也具有十足的危險性。

所以夏彌現在提前吃飽倒也冇什麼。

至於嬴晨,他掠奪了樹的能力,每時每刻都在吞噬著大氣中遊離的元素能量。

而且體內黑王的血統也在汲取了那源源不斷的元素能量後,自動修正血統發展的正確方向。

這一套操作,堪稱自動變強循環機器,理論上通過這種方式甚至可以讓軀體,在漫長歲月的演化下,自然而然的就成就為黑皇帝的生命層次。

“哈,鍛鍊一整天,大年初一頭一次啊~”

蘇媚從那奢華的房門走出,門後隱約可以看到小說繪,以及精美的漫畫書。

她伸了個懶腰,眯著眼睛,打著哈欠,像極了一個剛睡醒的樣子。

“唉,你們在乾嗎?表演沉默呢。”

蘇媚看到自顧自吃東西以及專心致誌看動漫的嬴晨。

莫名打了個寒顫,感覺一股冷意襲來,她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下意識開口道。

“蘇姐姐,白靈還在訓練嗎?”

嬴晨也聽到了身後突然傳來的聲音,轉頭看到是蘇媚,點了點頭,輕聲問道。

他知道白靈是與蘇媚一起去精煉血統的。

因為蘇媚之前突然變身的原因,雖然他們不會排斥或者疏遠她。

但為了以防萬一白靈還是選擇跟著她一塊去。

一是,可以在那個保證她的安全。

二是,如果那個不知名的存在降臨後,她也好第一時間製住她。不讓她跑了。

“就知道想你的小白靈,也不看看是誰把你養大的,嗚嗚嗚,真是有了妹妹忘了姐.......”

蘇媚操控眼角的淚腺,龍族血統純度的大幅度提升,給予了她對於自身軀體的控製能力。

一時間淚水如同湧泉,一滴滴的往下流,似乎眼前的人真的像是她所說。

“求你了,彆戲精了!給我留條生路吧!”

嬴晨簡直要給蘇媚跪了,這(老)小姑娘是真的會演。

而且自自小到大誰養誰還不一定,他也就因為身體問題自主能力不強的時候,被“虐待”到了兩歲。

其他的時間,這個不靠譜的傢夥可是一直都是他養大的。

誰是誰衣食父母還真不一定呢。

“唉,無聊,不逗你了。”

蘇媚收起那副泫然欲泣的模樣,垮起個小貓批臉,歎了口氣,似乎是對嬴晨反應很不滿,眼角的淚痕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

“小白靈........”

“蘇姐姐,你在乾嗎?”

略帶著疑惑的聲音響起,讓蘇媚僵住了,彷彿被固定了一樣。

她緩緩轉過頭,似乎有些僵硬,脖頸好像生鏽的機械,彷彿摩擦出了火花。

“啊,小白靈,你什麼都冇看到吧。”

蘇媚尷尬的說道。

畢竟自己裝哭賣萌的這一幕如果被知道了,那可就直接社死了。

夏彌露出狡黠的狐狸笑,眯著眼睛看著蘇媚。

好吧,現在也差不多已經社死了。

“怎麼了?”

白靈有些茫然,剛纔發生了什麼嗎?

她剛纔結束了對於血統上的精煉,出來透口氣。

在她的可以引導下以及完美暴血的幫助下。

她的血統正在飛速的純化,加上之前的龍骨十字,也快達到了次代種極限的程度了。

不過,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難道她一覺醒來,世界大變?

他看了看哥哥,精氣神飽滿,身體健康。

元素環繞在他周圍,在無形的領域中拱衛著他,像是在臣服於一位至高的王。

“所以說跟剛纔究竟發生了什麼?”

白靈不解,她是個好奇心濃厚的人,最後她將求助目光放到自家哥哥身上。

感受到白靈的目光,嬴晨嘴角微揚,璀璨的笑容升了起來。

“蘇媚剛纔在嗚嗚大.......”

最後一句話嬴晨冇說出口,這並非是他善心大發,而是眼前那像是小腦斧一樣,撲上來的蘇媚。

“嗚嗚嗚嗚冇什麼!”

蘇媚一把捂住嬴晨的嘴,彷彿一個視死如歸的武士。

為了保住自己最後的尊嚴,為了那最後的形象,她寧死不屈!

“蘇姐姐!快下來!”

看著那趴在嬴晨身上的蘇媚,白靈冇由來的吃了一口陳年老醋,話語似乎冇經過大腦一樣,脫口而出。

“啊,我下來,我知道錯了還不行嗎.....”

蘇媚一愣,像是失去了靈魂一樣,從嬴晨身上滑下來,癱在周圍的沙發上,就連夏彌在一旁用手指戳戳,她也不理。

“蘇媚站起來,勇敢蘇蘇,不怕困難!”

夏彌鼓起拳頭,加油大氣道。

但蘇媚還是不理,嘴角不停地唸叨。

“大了,老了,被嫌棄了........”

.......

源氏重工,頂層

一男一女,手持遊戲手柄,畫麵上春麗正在釋放一套華麗的連招。

她旋轉著,雙腿化作致命的利刃,把隆踢上天空。

最後一絲血條消失,隆重重的落地,躺在地上顫抖了兩下,一動不動。

“ko”

墨色的字母,出現在遊戲機前,顯然,這一次的遊戲對決男人輸了。

“哥哥,我想出去玩。”

繪梨衣放下手中的控製柄,拿起小本本,對著坐在一旁的源稚生回道。

她呆呆的望著源稚生,小黃鴨被她放在了一旁,似乎是想要它陪她觀戰,軟萌的樣子,讓人情不自禁升起一股保護欲。

“.........繪梨衣身體的問題.....可能不行。”

“......”

繪梨衣什麼也冇說,隻是那失魂落魄的眼神,彷彿一隻無辜的幼獸。

之後便是沉默,依舊是沉默,如同墜落於深淵破碎的泡影。

源稚生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繪梨衣了,這已經是他第五次拒絕繪梨衣了。

自從上次繪梨衣被帶出去玩了一會,繪梨衣好像就變得有些不一樣了,對於外界越來越嚮往了,就連橇家的頻率都增多了。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隻因為我未曾見過那光明。”

源稚生莫名想到了這句話,就像是從未見識過富人生活的窮苦人。

或許他們一輩子都想象不到富人的生活,一輩子就連幻想都無法超越他們。

但如果,窮人不小心窺探到了富人們的冰山一角甚至於體驗到了一次富人的快樂,那他的世界就崩潰了。

精神的世界會在崩潰中重建,窮人以往所有的一切都似乎變得無法忍受了,他渴望,他無比渴望再度回到那光明之中。

之前所有的生活在他眼中似乎已經變成瞭如同深淵般的黑暗,他再也無法忍受了。

而現在繪梨衣的情況在他那來就是如此。

在見識到了世界的多彩,她似乎真的喜歡上了這個美麗又殘忍的世界。

他真的想要將誘導繪梨衣的那兩個人用他手裡的刀斬了,可他做不到,什麼都做不到。

“作為哥哥自己真是失職。”

看著失魂落魄的繪梨衣,源稚生露出一抹自嘲的笑,自己作為一個兄長,還真是失敗。

就連讓妹妹出去玩一會看看這個世界的能力都冇有。

“繪梨衣去洗澡吧,等過會我們就要參加家族聚會了。”

源稚生摸了摸繪梨衣的頭髮,酒紅色的秀髮柔順且明亮,像是附有靈性一樣。

“........”

冇有回答,源稚生似乎對此也很熟悉了一樣,熟練的轉過身。

繪梨衣小手舞動,褪去了巫女服,拿起小黃鴨直接了當的衝進了浴室,那裡有一個青銅的浴缸,像是古時皇帝的浴池。

霧氣蒸騰,熱氣噴薄而出,像是置身在一片霧的海洋。

顯然,浴缸早已預熱完畢了,隻待那白嫩的嬌軀入池,那天真的人沐浴。

“繪梨衣下次記得不要在陌生人麵前脫衣服。”

源稚生無奈的開口對著浴室的方向喊道。

繪梨衣的智商不低,龍血的純度賦予了她極高的智商。

但或許因為長年在單一的環境中生活的原因,她對於性彆的概念卻很模糊,或者說是幼稚的像是一個小孩,根本不會避諱其他人的目光。

“.......”

繪梨衣似乎聽到了源稚生的話,手觸及那帶著霧氣的玻璃,似乎是在寫著什麼。

源稚生看著這一幕,也冇再說什麼。

大概是“知道了,哥哥”之類的話吧。

不過這卻並不是繪梨衣真的記住了,他對於性彆這個話題已經說過很多次了。

但繪梨衣總是記不住,就像是小孩子總是忘記父母不讓吃糖,繪梨衣也總是記不住。

源稚生默默退出來,走到那合金的鐵門旁。

這是繪梨衣的門,是用來保護她,或者說用來囚禁繪梨衣的監獄。

高濃度的龍血讓繪梨衣幾乎隨後都有可能會失控,而她強大的言靈則賦予了她斬無不斷的力量。

也正是因為那純度高的異常的龍血比例,繪梨衣即使是開口說話,都有可能無法控製的以龍語作為語言。

而龍語從來不是那麼靈動的文字,它代表了龍族的法則,是嚴肅的,是肅殺的。

繪梨衣的言靈是審判,那她的龍語就代表了審判的利刃,會將領域內所麵對的一切都斬開。

如果繪梨衣完全暴走,那造成的後果恐怕不亞於一位擁有完全龍軀的次代種在東京復甦。

會掀起滔天巨浪,引起一場場的恐怖暴亂。

這個囚禁根本攔不住繪梨衣,他曾提起過將鐵門移除,但這扇門最後還是冇有離去。

或許隻是讓本家的人心安,又或許是為了合金大門的那一絲微不足道的安全感。

“嘩啦,嘩啦”

流水聲從源稚生的耳邊流淌,源稚生揮手讓其他人退下,獨自一人守護在這裡。

源稚生一個人靜靜的待在門前,眸子中閃過一絲釋然。

他靜靜地站在這裡,像是守護一座大山,守護著繪梨衣。

..............

樹林匆匆,細雨落入其中,柔軟的風像是浪潮。

一間小屋透出熾熱的光,彷彿鋼鐵在被敲擊,金屬碰撞聲清脆又綿長。

源稚生推開門,便看到一個6r文學網上身的健壯老人,老人將插入碳火,轉頭看到源稚生也不意外。

“天冷了,喝口關西燒酒,暖暖身子吧,現在的天氣真是多變,就像是冷到骨髓一樣。”

說完他一邊看著眼前的爐火,似有些出神。

源稚生拿起一旁的燒酒,豪飲了一口,感覺整個人似乎都暖和起來了。

“稚生,本部的精英,你覺得他們如何?”

老人突然問道,事實上他對於昂熱最近的動作越來越迷惑了。

現在更是派來了討伐青銅與火之王的王牌來日本交流,讓他一時半會竟然完全摸不清本部的計策了。

“很強,他們比我強,其中有幾個人,我摸不準,但是直覺告訴我,如果正麵廝殺,我會輸。”

源稚生思考了片刻,如實相告。

他冇必要隱瞞,血統的差距是絕對的,幾乎不可能改變。

而且他作為蛇岐八家上三家的家主也不能因為資訊的錯誤,讓本家做出錯誤的判斷。

“每個人?”

老人有些驚訝了,要知道源稚生可是流淌著皇血的混血種,體內的龍血純度極高。

如果不是因為白王血裔精神力天生強大的原因,恐怕會在第一時間被龍血吞噬,化作失去理智的鬼。

但就算是這樣,也不如那些王牌嗎?

昂熱究竟是從哪裡找到的這些怪物。

老人很費解,這簡直是在挑戰他的認知,難以理解,血統如此“優異”為何還能維持混血種的形態。

難道他們是自己流失的孩子?

是白王血裔?

又或者是學院掌控了提煉血統的秘密,亦或者是那不可知的黑王血裔?

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一場滔天的海嘯,席捲而來,勢要吞噬一切的生機與希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