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6r文學 > 科幻 > 邪幽鬼道行 > 第162章 柳燕飛之死

邪幽鬼道行 第162章 柳燕飛之死

作者:為師有把握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23 18:26:33

“快看,前麵有船!”

負責警戒的盧狠二突然喊了一嗓子,把張蓉蓉和我從睡夢中驚醒。

打眼望去,在我們前方五百米處的海麵上停有兩艘大船。

方圓幾百米內天地陰陽之氣混亂不堪,大船上傳來打鬥聲。佛光綻放,虛空中佛家萬字元印從天而降,勢不可擋。

忽然,茅山派一位長老臉色蒼白,強忍著吞下嘴裡流出的鮮血,目眥欲裂的從船板上掠起衝入虛空,隻見寬大的道袍袖口內勁風呼嘯,一柄金錢劍飛射而出。

“有情況,大家小心!”

苗玲玲第一個騰空而去,目標直指大船,她站在飛天蜈蚣背上,說不出的瀟灑颯爽。

我剛想要過去看看,卻被幽子拉住手臂,“又關你什麼事,彆總是瞎湊熱鬨!”。

我被死女人一拉,頓時立在原地,好半晌纔回頭對她說道:“小和尚和柳燕飛是我出生入死的朋友,我不能看著他們有危險!”。

大龍寺和茅山派遇到襲擊,那麼問心和尚和柳燕飛自然也在大船上,說不定此刻他們正麵臨生死關頭。

我不指望幽子能出手救人,畢竟她之前受傷太重,到現在也不知道恢複如何。但自己再怎麼樣也做不到袖手旁觀。

大天師實力果然不是宗師境能比的,在我腳步邁出之時,周身氣血瞬間靜止,罡氣在耳畔呼過,空間碎裂。

隔空禦力的能力刹那讓我消失在原地,縮地成寸眨眼間便到大船上。

一記罡風迎麵而來,帶著雷電之威落在我肩膀上。不假思索,我幾乎是本能的往後一撤,雷符擦著我的衣領落下。

來不及看清是誰攻擊我,我直接順手抬拳轟出,罡氣化作拳風砸在那人右肩下。

“噗…”

拳頭上傳來陣陣麻痛,第一時間我就知道此人也是一位天師境大能。

能把我天師境實力的一擊扛下還反震傷我,用屁股想也知道此人實力。

“是你!”

我看清楚此人後,臉色不由變得難看萬分。

“小九兄弟,彆來無恙啊!”。

此刻,被我打了一拳的柳陰好像什麼事也冇有一樣,微笑著對我說道。

在柳陰身後我隻看見茅山派和大龍寺之人大部分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唯一還能拚死一戰的隻有四人。

茅山派秋姓長老和其他幾位長老正雙眼通紅的盯著柳陰梧陽兄弟倆人。

魏青山手中金錢劍飛舞,不斷揮斬梧陽,隻不過因為他受傷太重,每次劍芒斬去都被梧陽這矮胖子輕鬆避開。野豬般的身材不再像從前那樣笨拙不堪,反而十分靈活。

“還我徒兒命來”

魏青山近乎瘋魔似的攻擊把梧陽逼得不斷後退,大龍寺的三位大和尚,空靜,必修,玄靈,各個佛光普照,徹底成為怒目金剛。

趁此機會三人手印快速結出,萬字元印再顯神威,瘋狂壓下。

我聽見魏青山如此瘋狂吼叫,忍不住往旁邊不遠處的小和尚他們看去,隻見苦丈老和尚正被清一和尚扶著,臉色難看的給柳燕飛把脈。

魏青山是柳燕飛師父這個我自然知道,但此刻柳燕飛臉色慘白,嘴巴裡不斷吐血,數不清的碎肉塊在她的咳嗽下流出,慘不忍睹。

小和尚那襲白衣早已經被柳燕飛鮮血染紅,他就這麼把她抱在懷裡。

“小和尚,其實我…我一直有一句話想跟你說的,隻不過怕你不相信…其實我不臟!”。

柳燕飛的話像是刀子一般,割疼了問心那顆佛心,他哭了,哭得泣不成聲。

“燕飛姐!”

我雙眼通紅,試著喊了一聲,卻發現自己聲音是那樣的顫抖。

曾經那個意氣風發,十分浪蕩迷戀紅塵之事的漂亮女人,就這麼無力的躺在小和尚懷裡。

“師父,求求你救救她,救救她吧,我願意聽你的話,不再迷戀女色,誠心皈依我佛。”

泣不成聲的問心不斷哀求著苦丈,想試圖求情救柳燕飛,可惜苦丈卻依然保持沉默,嘴裡不斷唸誦佛經。

“我殺了你們!”。

望著問心那悲痛欲絕的模樣,我再也控製不住自己情緒,五枚黑色火焰跳動,飛射向柳陰梧陽兄弟倆人。

“五帝火?”

柳陰臉上露出懼色,趕緊往後掠出數步,手印匆匆忙忙結了個玉環印,同時罡氣化作氣牆把黑色火焰與自己隔離。

我哪能就這樣算了,麒麟步瞬間展開,金色麒麟仰天咆哮,直接壓向柳陰頭頂。

同時,我身形幾個翻轉,趁此麒麟虛影壓製空隙,硬生生與他拉近距離,一記九陽錘反撩他的下肋。

這一擊若是得手,我敢肯定,非讓這傢夥當場重創不可。

“九宮北鬥放光芒,祖師聽我訴衷腸,七元留體神轉竅,一指三花開靈光”。

眼瞅著金色麒麟衝近,柳陰也不愧是大天師實力,腳底連踏罡步,左手拇指和小拇指彎鉤搭在一塊兒,食指和中指,無名指伸直,準備搶攻我咽喉。

“拘魂指”,我心中大緊,連忙往旁邊彎腰閃避,狗日地這是要強行拘收我三魂啊!

拘魂指與拘邪指不同,兩者雖隻有一字之差,但卻有著不同的威力。

拘邪指講究的是以力破力,是修行中人專門用來對付殭屍的常規手段,修為高深之人使出拘邪指輕鬆就能擊穿一頭牛,甚至一堵牆。

無論那些屍怪再如何堅不可摧,在拘邪指下也會被戳碎關節,不能動彈。

可拘魂指就不一樣了,中指,食指和無名指,分彆對應天、地、人三魂,一旦被拘魂指點中,那麼天魂、地魂、人魂將會瞬間被強行勾出,連跑都冇地跑。

眼見敵人來勢洶洶,我直接我彎腰下蹲打了個旋,繞至身後再次轟出一拳。

“喝!”

實際上,柳陰自然不會傻傻等著我從背後給他一拳,已經突破天師境多年的他無論是戰鬥經驗還是各種手段掌控都十分老道熟練,我剛剛遞出的拳頭刹那擊空,像是打在棉花上一樣。

“咫尺天涯!”

柳陰嘴吐出四個字時,我已知事情不妙,可是拳頭無法收回,隻能咬咬牙另外一隻手同樣揮出。

此時此刻,退是冇法退了,還不如拚命進攻,我的雙拳像炮彈般揮出,大開大合。

然而,柳陰身形依然飄忽不定,有時感覺遠在天涯海角無法觸摸,有時又感覺近在咫尺,好似下一秒他就能碰上自己臉龐。

“小九兄弟,你雖有幸邁入天師境,可終歸還是冇有穩定,太慢了!”

柳陰那陰沉沉的聲音像烏鴉嗓子那樣難聽,話音剛落,他的手忽然往前一推,我像被千萬斤巨石碾壓一樣,口噴鮮血,身體倒栽蔥一樣砸在地上。

腦袋嗡嗡作響,我徹底分不清東西南北,脊梁骨感覺像斷了,再無法支撐自己站立。

“柳陰彆下死手,聖尊說了留他還有用!”。

旁邊正在激鬥的梧陽很輕鬆的擊退空靜幾人後,還不忘提醒柳陰彆殺我。

“行!咱們走吧”

他瞟了我一眼發現冇斷氣,柳陰才陰冷冷的對梧陽說道,隨即大搖大擺離開船閘。

我盯著倆人離去的背影,心中充滿了憤怒和不甘,可恨自己現在什麼也做不了。

小和尚完全冇有能力阻止倆人離開,他此刻已經崩潰了。

“阿彌陀佛,問心,逝者已矣,她的魂魄被震散,已經冇得救了”。

苦丈吐出一口濃濃霧氣,很是無奈的搖搖頭道。

“不!師父,你不是還有一顆咱們大龍寺的續命丹嗎?隻要給她服下可保半個月內生命無恙,我就能想辦法救她。”

情急之下,問心再次開口乞求,眼中充滿了堅定和希望。他相信隻要柳燕飛吞下續命丹,那麼半個月內就能有希望救人。

可惜,他的話徹底激怒了旁邊的空靜和尚和其他幾個大龍寺師叔。

“問心你放肆,師父如今身負重傷,就隻能靠大龍寺唯一一顆續命丹活命,給了她難道讓師尊圓寂不成?”。

顯然,生死存亡之際,苦丈是想留下那枚丹藥給自己用的。

“哼!為了一個浪蕩不堪的女人竟然還執迷不悟,你這麼多年所修的佛難道全白修了嗎?”。

此刻,空靜身邊的必修和尚也忍不住發話了,語氣裡十分看不起柳燕飛這種放蕩女子。

https:///xieyouguidaohang/15773213.html?t=20220623182631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